空万里

沉迷fgo,无法自拔。

77届超高校级的忧郁(短篇)

注意:已被官方打脸,前提不一样,一个等番的短篇,人物ooc,文笔小学生,可以包容万分感谢。(看过就可以忘)
幸存者的场合
      索尼娅•内瓦曼最近几天有点忧郁,即使已经从那个发生了无法让人相信的杀戮事件的虚拟世界中脱出,而且不知为何没有回复超高校级的绝望,并且没有失去那些可悲却也珍贵的记忆,最重要的是在近乎奇迹的眷顾下成功唤醒那些“死去”的朋友,迎来了崭新的未来。
    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个由真正的超高校级的绝望——江之岛盾子引发的杀戮修行之旅,依然对他们十六名幸存者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而这伤害的体现便是他们失去了一名珍贵的朋友。
    也许是我们太过贪心,索尼娅曾这样想过,贪心的想要达成全员结局,所以才受到惩罚,日本一句谚语说,吃的太多会被天狗吃掉,就是这个意思吧。
     说到底,日向创与其说是变成“神座出流”,到不如说是变回原来的样子。
       “但是,这样日向君不就太可伶了吗?”只要想起在毕业仪式会场时江之岛盾子的话,索尼娅就会感到如同海洋般无边的死寂,“情感,兴趣,爱好,记忆,除了才能全都没有的人,只是才能的奴隶而已啊。”
       每当看见人造希望时,对方那双如同鲜血的红眸,蛛网般缠绕的鸦羽色长发,扑面而来的死寂气息,都会让她回想起那个将他们玩弄于手掌的超高校级的绝望,以及记忆中虽然笨拙温柔,却也凛冽机敏,一直带领大家破除绝望的日向君。
     索尼娅曾违背过公主的原则,妄想过∶"如果神座出流消失了,日向君是不是就可以回来"这种不合理的愿望。但是,不管是自小所受到的教育,还是这段时间的相处,她都能清楚地破除这样的杂音。
    神座出流没有错,错的是世界,深受田中影响的索尼娅是如此说服自己的。
    最重要的是,神座出流醒来后所做的近乎诡异的事。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索尼娅也不会相信那个超高校级的希望会做这样的事。
    那是距今大概一个月以前的事,也是新世界程序幸存的五人脱出的一天。
    那一天是绝望的结束,也是希望的开始。
    当索尼娅从长久的宛如死去的沉眠中醒来时,首先听见的是熟悉的令人不悦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索尼娅桑醒来了,真是令人激动的时刻,我一定要把这一刻牢牢记住,索尼娅桑长大后的容颜依旧如此耀眼,不愧是公主殿下~~”那个让索尼娅感到由衷不爽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聒噪不停,一瞬间激发索尼娅心底的皇族气场。
    “闭嘴!!你这个无礼的愚民!退下!”索尼娅厉声呵斥,完美典雅的面容上满是被冒犯的不悦,冰冷的语气充斥着高贵气息。
    “啊啊,生气的索尼娅桑也好漂亮啊,再对我怒吼吧~~”面对索尼娅已经变成抖m的左右田完全不在意索尼娅的怒吼,反而满脸陶醉,嘴边甚至流着可疑的水渍。
     渐渐从初醒的恍惚中清醒过来的索尼娅没有去理会在她面前一直很奇怪的左右田,公主的素养让她一瞬间意识到如今的情况。
     “左右田君,你还记得我吗?”索尼娅吃惊地问。
      被心爱的公主询问的左右田荡漾地说∶“当然啊,我怎么可能忘记公主你呢!而且不止我一个……”他示意索尼娅看一下旁边。
     “九头龙君,终里桑!”索尼娅震惊地叫到,震撼于一旁的两人。
     听到索尼娅叫声的两人转过身来,熟悉又陌生的脸庞上惊喜的神色清晰可见。熟悉是因为那五十天的杀戮修学之旅,陌生是因为两人的面容明显比相识相处时更成熟几分,虽然九头龙依然没有长高多少,但五官却更加成熟,而终里身材也越加火辣。
    “哟,你终于醒啦,你可是最后一个醒的,”九头龙稍显兴奋地打了个招呼,而终里已经热血沸腾地开始燃烧了,“哟西,既然都醒了,那我们就可以去吃饭了吧!”
     索尼娅会心一笑,终里还是原来的样子,首先想到的是吃。虽然高兴伙伴的正常,但她依然很疑惑。
    这里是哪里?那些死去的伙伴呢?还有……,日向君呢?
    已经退出痴汉模式的左右田看出索尼娅疑惑,他摩擦着下巴,低声道∶“我猜我们肯定是在那个贾巴沃克岛的研究机构里,你看周围。”
     确实,他们此时身处一个巨大的银白色的充满科幻风的房间里,昏暗的房间里遍目都是一些无法理解的机械仪器,正中间的是一个巨型仪器,连接着他们苏醒的人型营养舱,而此时,除了几个已经打开的舱体,大部分的营养舱依然处于运行状态。
    “这里面沉睡着我们的朋友是吗?那些死去的朋友…”,索尼娅忧愁地凝视那些代表“失去”的莹绿色舱体。
     “不会的,他们没有死!”九头龙打断索尼娅的话,强硬地说,“我才不相信佩子会死在虚拟世界!她就算死,也只会死在黑道的战场上!”
    “就是!二大也不会死在这里,他还说要带领我成为全国体操冠军,怎么可能软弱地死在这里!”终里热血地大喊,坚决不相信这种结果。
    “再怎么说也是超高校级,怎么会死在这里啊!那不是丢大爷我的脸吗!”就连左右田也出奇地坚信。
     看着他们坚定的神色,索尼娅动摇的心逐渐稳定,是的,他们怎么会死?他们是朋友,互相相信的朋友!
     “就是这样!没有我的许可,这群愚民不允许死!”索尼娅盛气凌人地说,蔚蓝色的眼眸坚定不移。
     四人互相凝视,坚信的信念燃烧在他们的心底。
     突然,九头龙打破寂静,指出那个他们不想面对的现实,“你们,有谁看见日向了吗?有谁知道为什么我们有记忆吗?”
     这是一个四人都忽略的事,毫无疑问,打开的营养舱有五个,那么据说会变成“神座出流”的日向创呢?而且除此之外,他们为什么保留记忆?
    未来机关的人不是说,如果强制关机会使得他们变成超高校级的绝望,并且失去贾巴沃克岛地记忆吗?为什么他们却是虚拟世界里的人格?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索尼娅不禁呢喃自语,即使高兴于现状,但谁知道这会不会是谁的阴谋。
    “不需要担心哦,也不是什么阴谋。”有点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带着点稚气的声线温和近人,但不知为何,索尼娅总觉得这位违逆未来机关致力于拯救他们的苗木君的声音和那个让人从心底感到颤抖的狛枝凪斗的声音违背科学的相像。
     来人穿着黑色的西装,棕色的蓬松短发带着温暖的色彩,发顶违背引力的呆毛,正是那位冒着生命危险前往新世界程序的苗木君。
    “苗木君知道为什么吗?”索尼娅轻声询问,面容严肃,其他三人也看向苗木诚。
    苗木诚思索片刻,皱眉道∶"我觉得我说了,你也不一定会相信,事实上我自己都不相信,"他苦笑一下,“还是让她来展示给你们看吧。”
    她?是谁?难道是………。索尼娅有种奇妙的预感。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那个说过要保护他们,也确实以生命做到的少女,那个热衷于游戏,也是游戏一部分的少女——七海千秋。
     通过虚拟投影出现在现实世界的七海,依然是他们相识的样子,粉色的短发,粉色的眼眸,背着一个小巧的背包。
    “大家,很高兴又见面了,”七海笑着看着四人,莹蓝色的投影虚幻,但她的笑容却如此真实。
    “七海!真的是你吗?”索尼娅颤抖着问。
     “哦,这可是个意外的惊喜!”终里毫不犹豫的相信了七海的存活。
      “还不错嘛,这种感觉,”九头龙有点羞涩地转过头。
      “哦哦哦,这是全息投影吗?把七海的数据流投影出来,最重要的是七海是高级AI吧,现在已经有这样的科技了吗?”左右田两眼放光,渴求地看着七海。
      “是的,我是真的哦,很高兴大家成功地从新世界程序里脱出,看到大家我很高兴呢。”七海带着温暖的微笑,凝视着四人。
      在短暂地交流过后,七海主动提起刚刚苗木诚说的事情,“那么,我会通过全息投影,解开大家的迷惑。”
      四人齐齐点头,看着七海的操作。
      只见七海掏出一个游戏手柄,熟练地操作起来。 
      不多时,他们面前出现一个莹蓝色光屏,其上显示的正是他们如今身处的研究机构,区别在于那时十五个营养舱都处于运行状态。
     没多久,就有一个营养舱缓缓打开,从中走出一个高挑的身影。
    四人对视一眼,清楚地知道那个开启的营养舱,并不是他们四人的,当对方的身影走到明亮处时,他们才终于看清对方,在清晰地看见那人的长相时,他们不由发出震惊的叫声。
   鲜红色的眼眸,鸦羽色长发包裹全身,庄重的黑色西装,以及那和日向创一模一样的脸庞。
    那是,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
    毫无疑问,投影中的人影是恢复原样的“日向创”,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日向君,而是希望之峰学院制造的人工希望,拥有“全部”才能的“神座出流”。
    明白大家心中的吃惊,七海无奈地点头,“这个是研究所的监控视频,最先苏醒的是日向君,但是,和大家不一样,日向君并没有上传虚拟人格,他依然是进入新世界程序的神座出流,不过,有一点不同,这个日向君似乎并没有陷入绝望。”
    视频依旧在放映,而其上“神座出流”的行为也证明了七海的发言,按理说,如果神座出流处于绝望状态,那么一个绝望残党肯定会着手摧毁这个未来机关的设施吧,但相反的是,视屏上的神座出流既没有破坏,也没有一丝绝望的表现。
   那个一身漆黑宛如夜幕的身影步伐不急不缓,就好像在公园散步一样,透漏出满不在乎的气场,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死寂的气息,给人一种就算下一秒世界毁灭也无所谓的印象。
    “神座出流,就是这样的人吗……”索尼娅缓缓打了个冷颤,即使没有真正见到对方,她却可以描绘出那个人鲜明的形象,死寂,枯萎,冰冷,那是与希望完全相反的代言人。
    神座出流从营养舱苏醒后,便走到房间正中间的巨大仪器前,因为监控摄像头的方向正对仪器,所以画面上只看得见对方的背影,众人隐约看见他似乎进行了一些复杂的操作,敲打键盘的清脆声响连绵不绝,全部都被性能优越的监控器录下,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神座出流停下操作,依然迈着不急不缓的步伐,朝背对仪器的方向离去,而他那面无表情的面容穿过摄像头,深深地刻在观看者的心底,尤其是那双鲜血般浓烈的眼睛,高高在上,仿佛万物皆是蝼蚁。
    就在神座出流即将远离监控摄像头的范围时,突然回过头,如深渊般的视线不经意地划过,鲜红色的双眼仿佛穿过了摄像头,望进监控者的眼里,和这双眼睛对视时,就好像身处冰封极地,暴风雪域,赤身面对着刻骨的凛冽寒风。
    画面在神座出流消失后便结束了,光屏碎裂,莹蓝色碎片缓缓消散,徒留下如梦如幻的光点,而室内的众人却如坠寒窑,浑身冰冷。
    “他……,发现我们了吧?”索尼娅首先打破寂静,小心翼翼地问。
    苗木诚略微沉吟,肯定道∶“毕竟是拥有全部才能,发现监控十分正常,”他的视线划过那个巨大仪器,眉头微微皱起,“之前看了监控后,我有一个想法,但无法验证,如今你们醒了,就证明了我的猜想是正确的。”
    “是什么?”九头龙追问道, 双手紧握,神色紧张。
    在半空中漂浮着的七海千秋浅笑,缓缓开口∶“想必你们很奇怪为什么你们没有变成绝望残党,”她抬头示意几人看向那个仪器,解释道∶“这个仪器是新世界程序的管理端,管理端总共有两个,除了这里以外,监控室也有一个,”她顿了一下,继续道∶“但是因为黑白熊的入侵,两个管理端都无法使用,如今病毒已经除去,便可以通过管理端进行数据操作。”
     “但是,这又代表什么!”终里烦躁地挠了挠乱七八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
     左右田倒是能够理解,但是七海的话实在令人震惊,无法相信这个猜测,“不会的吧,你肯定在开玩笑!绝对的!”他满脸震惊的表情跟发现尸体时一模一样,“你认为是神座出流把我们的数据恢复,并且用江之岛盾子都不知道的方法,上传了我们的虚拟人格吗?”
    不得不说,这个猜想有点疯狂,但无法怀疑的是,除了那个近乎全能的神座出流,谁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七海千秋和苗木诚对视一眼,给出肯定答案,“没错,这是我根据现状,演算出的可能性高达98.1%的结果,”她伸出食指,轻点唇瓣,一脸认真地说∶“如果你不相信,那么你可以相信是外星人帮助了你们,这个可能性也有11.1%呢,或者是程序出了BUG,不过这个可能很低,新世界程序虽然不完善,但绝对没有BUG!”
    左右田嘴角抽搐,干干地说∶“我还是相信神座出流吧,”他低声嘟囔着,“傻子才会相信外星人呢。”
    但显然,这样的傻子是存在的。
     索尼娅满眼放光,脸颊绯红,重重地喘气,“真的吗?是外星人吗?我就知道!”她格外兴奋地说∶“我从小就知道,有代表正义的外星人在保护人类,比如,超人之类的!”
    “外星人啊!!!超想和他们打一架啊!”终里燃起了热血的火焰,眼底满是跃跃欲试。
    左右田痴迷地看着因为兴奋而染上红晕,更加美丽耀眼的索尼娅,荡漾地说∶“外星人嘛,肯定存在,说不定是为了帮助索尼娅桑才来地球的~”
    一旁的九头龙满脸黑线,十分嫌弃这群不中用的朋友,眼不见心不烦地转移了视线,转而提出一个问题,“神座出流…,也就是日向创呢?” 

     苗木感激的看了一眼拉回正题的九头龙,犹豫道:“自从神座出流…,也就是日向前辈从监控器视线中不见后,就再也没有看见前辈了。”

     毕竟是超高校级的希望,躲过监控是十分简单的事。

     本来岛上的复苏工程就没有完结,又因为开启了新世界程序,无关人员早已被遣散,如今偌大的贾巴沃克岛只有他们几人,以及那些沉睡的不知何年何月苏醒的人们。他和七海负责迎接苏醒的前辈,而雾岛和十神则在联系船只以及总部,没有多余的人手去寻找神座出流。

     苗木清楚这次庇护绝望残党估计会受到极大的惩戒,但是他是不会屈服的,新世界程序有着拯救绝望残党的能力,有一线希望便要去努力,只有如此才能战胜绝望,杀戮无法永远驱除绝望,包容与感化才能克服绝望。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即时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杀戮,77届的前辈们也没有放弃希望,最终克服了绝望,成功脱离程序。

     欣慰之余,苗木也想起刚才雾岛的通讯,“那个,前辈们,等会我们就要回未来机关报告,你们是准备留下,还是跟我们离去?”

    闻言,几人一愣,不由面面相觑,半响,索尼娅苦笑道,“虽然我很担心我的国家,但是我怎能离开这个岛屿。”

    她注视着沉睡着同伴的营养仓,脸上的表情苦涩又温暖,如蓝宝石一般美丽的双眼中是闪烁希望的期待,“我想相信,相信他们会醒来。”

 “啊,我也是,佩子在这里我是不会走的。”九头龙按着漆黑的眼罩,语气坚定。

  “ 就是说,怎么可以抛弃同伴!”终里用力的挥动手臂,生气满满。

 “既然索尼娅小姐都这么说了,我也肯定不会走的。”左右田摸着脑袋,附和道。

 “那么,希望前辈们一定要小心,如今世界依然不安稳,危险依旧存在,”苗木沉声道,露出一个充满希望的笑容,“我相信前辈们一定会醒来的!”

 “啊,承你吉言。”九头龙微笑道。

“那么,我先离开了。”苗木朝门口走去,心中充满对未来的希望。

   就在苗木快走出房间时,索尼娅突然出声,“等等,苗木君。”

   被叫住的苗木奇怪地回过头,正好对上索尼娅的视线,只见这位超高校级的王女对他深深地鞠了一躬,“非常感谢苗木君拯救了原先陷入绝望的我们,真是感激不尽。”

   苗木一愣,犹带稚气的脸庞露出宛如晨曦朝阳般轻柔的微笑,道,“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

   贾巴沃克岛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海风轻抚着海面,连绵的海浪犹如鳞纹,浅蓝色的海面倒映着蔚蓝的天空,海鸟鸣叫着盘旋飞舞,不尽的波涛冲击着海岸,海水流动间鸣奏着轻柔的涛声。

   他坐在海岸之上,面无表情地直视远方,双眼空洞。

   此时,天边阳光正好,晨曦明媚。

 “……………ツマラナイ。”

    

    

      

评论(10)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