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万里

沉迷fgo,无法自拔。

另一个世界(短篇)

前提:OOC到飞起,私设众多,小学生文笔,错字存在。
能够接受这些很感谢。
请看下文。

今天是漩涡鸣人的生日。

这是宇智波佐助从床上坐起来的第一想法,事先声明,这并不能代表宇智波族长的天才二子很在意那个除了查克拉量惊人,长相相似,没有遗传四代目火影夫妇一点聪明才智的吊车尾。

只不过是因为床头柜上放着的日历太过鲜明,而宇智波佐助有着忍校常年综合成绩第一名所应有的优秀素质,比如,超强的记忆力,虽然比不过同队的常年理论第一名的春野樱,但是记住一个小队的成员的生日还是绰绰有余。

当然,这样想着的佐助完全没有想起他并没有记住同队的卡卡西和小樱的生日。

刷牙洗脸,换上绣有宇智波族徽的衣服,整理忍具包,完成这一切后的宇智波佐助面无表情地坐在餐桌上,对面是同样面无表情的宇智波富丘,斜对面是画风一致但是笑容满面的宇智波美琴,而他旁边的位置一如既往的空着。

“哥哥今天也没有回来?不是说这段时间会回来一趟吗?”佐助冷眼看着一旁的空位,状似不经意地问。

然而早已看穿自己二儿子傲娇本质的母亲大人优雅地摇摇头,“鼬说有个突发任务,估计会迟一点回来,很想哥哥吗,佐助?”

佐助面色一寒,冷声道,“谁想他啊,每次都说有突发任务,明明是不想回家。”

“怎么会呢?鼬可是一个称职的哥哥,突发任务也是没办法的,哥哥那么喜欢佐助不是吗?”美琴熟门熟路地轻声安慰着以冰冷掩饰被拆穿十分尴尬的二儿子,内心努力地憋着笑,深深觉得,比起一独立就立马离开家的大儿子,还是依旧小孩子心理的小儿子可爱。

想起那个自从加入雇佣兵团晓后就鲜少回家,并且总是推迟回家期限,更过分的是,一回来就用对不起敷衍他还戳他额头的混蛋哥哥,佐助泄愤般用力咀嚼小番茄,似乎把无辜的番茄当成那个遥远的哥哥。

处在田之国吃着美味的三色丸子的宇智波鼬打了个喷嚏,一旁的干柿鬼鲛关心地询问是否感冒了。

宇智波一族美丽的主母无奈的看着面色冷淡的二子,作为母亲的直觉让她可以发现可爱的二儿子依然怨念总是不回家的大儿子,但是,孩子大了她也不好总是要求儿子一直待在家里啊?

想起昨天大儿子从田之国寄来的最近火爆热销的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大人出品的保湿美白祛斑面膜,隐藏的一家之主温柔微笑,决定不要过分干预孩子的成长。

一旁拿着报纸不发一言的宇智波富丘默默低头,并不打算将母子两人狼狈为奸的勾当告诉他可爱的被埋在鼓里的小儿子。

“对了,佐助,今天是鸣人的生日哦!今晚要去鸣人家吃饭,所以我就不煮你的饭了哦,”宇智波美琴笑眯眯地提醒着自己的小儿子,虽然知道对方不会忘记,但是作为一个温柔的母亲,当然要时刻显示自己对孩子的爱,不是吗?当然不是想逗爱害羞的儿子玩这么恶质的理由哦。“还有,记得准备给鸣人的礼物哦?”

不出美琴的意料,脸皮薄的小儿子别别扭扭答应下来,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但黑发间隐约可见的一抹微红却出卖了主人。

今天的宇智波家也依然温馨平淡。

********************

今天是漩涡鸣人的生日。

这是鸣人从床上苏醒过来的第一想法,十月十日,就是今天,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因为未来伟大的五代出生了,他将会为忍界带来巨大改革,将会深受人民爱戴。

“鸣人,鸣人,该起床了,再不起床妈妈就要生气了!”

许多人都十分崇敬他,尤其是宇智波佐助,他承认他比不上伟大的五代火影,而小樱也对他充满爱慕,希望能够嫁给他…………

“鸣人!真的该起床了,再不起床,我们都要完了!”

诶嘿嘿,诶嘿嘿,没错,他就是这么棒!

鸣人裹着被子,灿金的头发乱糟糟的,脸颊处的红色印痕,还有嘴角流淌的水痕,无不显示他睡的昏天黑地,完全没有受到外界影响。

而此时,因为不中用而被赶出去看厨房的波风水门,只能默默为房间里将要面对火红辣椒的儿子祈祷。

伴随响彻整栋楼的巨响和痛叫,以及一阵鸡飞狗跳的声响,未来伟大的五代火影捂着脑袋,委屈地坐在餐桌上,痛的泪眼汪汪。

“太过分了啦,就赖了一会床,就打这么重,今天可是我生日的说!”漩涡鸣人中气十足的抱怨,同时不忘往嘴里塞食物。

四代目火影夫人头痛的看着吃相狼狈的独子,第一万零一次叹气,“昨天是谁说明天一定要早起,如果自己赖床就让我们毫不留情地叫醒你的?”

想起昨天放的豪言壮语,鸣人只能张着嘴,心虚的说,“忘记了嘛,就算是我要求的,也不要这么粗暴的说。”

不过一经妈妈的提醒,鸣人倒是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呐呐呐,妈妈,紫苑送来的包裹呢?我就是想早点起来拆开看看的说,明明半个月前就送到了,为什么特地要我生日这一天早上拆开呢?”

解开围裙拉开椅子坐下的四代目火影想了想,温和道,“那个鬼之国的下一任巫女吗?好像是放在储物房的柜子上的。”

没等他话说完,心痒难耐的鸣人已经风一样冲了出去,很快又抱着一个小盒子跑了回来。

那是一个包装很精美的小盒子,巴掌大的黑白双色盒子,里面放着一条金色的小挂坠。

银色的金属链条穿过红色的挂壳,其下是通体金色的玻璃球,球体上刻画着繁杂细腻的花纹,看上去就是个美丽的装饰品。

双眼凝视这个挂坠,鸣人一脸严肃,仿佛这是一个危险物品般,然而,即使他看的眼睛都花了,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半响后,鸣人揉着自己发酸的眼睛,抱怨道,“紫苑不是说带上这个会奇妙的事情吗?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的说。”

漩涡玖辛奈好笑的说,“明明那个小姑娘是说今天戴一天,旁晚才会发生奇妙的事情吧。你才拿到肯定不会发生什么啊。”

鸣人泄气地摊在桌子上,随手将挂坠戴在腰间,“因为我很好奇的说,戴就戴嘛。”

波风水门温柔笑道,“好啦,赶紧收拾收拾,你该去集合了,我也要去火影办公室了。”

闻言,玖辛奈不由开始催促两人,“快点快点,水门你今天早上还有一个会议,鸣人你也是!该去集合了,记得要叫朋友来家里吃饭哦!”

“诶,明明卡卡西老师要迟到那么久,我那么早去干嘛啦。”

“不要废话!快点收拾,衣服穿好……忍具包也要放好……水门你的文件带好……”

“嗨嗨嗨,知道了的说。”

“玖辛奈,你看见我的发言稿了吗……”

“不是在桌子上吗?等会,你别乱动!”

啪嚓哐当咔嗒砰砰…………

“好痛!爸爸你在干什么的说!”

今天的四代目家依旧鸡飞狗跳。

********************

“痛痛痛痛,都怪爸爸,翻什么柜子嘛。”漩涡鸣人试探地摸了一下后脑勺,瞬间痛的抽冷气,本来就糟受了妈妈的平底锅攻击,结果又被厚重的木箱正中,伤上加伤,简直痛到无法呼吸。

还好漩涡一族生命力顽强,恢复力强,以他的经验看,估计痛个半个小时就好了。

今天的七班聚集地是第三训练场,离鸣人家有点距离,好在虽然鸣人理论不行,体术忍术却也没有辜负父母和老师的教导,不过几分钟就已经快到了。

鸣人快速地穿梭在林间,嘴里嘀嘀咕咕地念叨总是迟到的老师,突然,一阵凉风拂过,他莫名感觉到背后一凉,不由奇怪地转过头去,然而,眼前一片寂静,什么声音也没有,他摇摇头,把那种有人在背后凝视的感觉抛开,继续前进。

但是,粗心的鸣人没有想到,一片茂密的森林,怎么会没有鸟鸣虫叫,反而死气沉沉?当然,他也没有看见,腰间的金色挂坠正在闪烁着微微的金光。

才不是像佐助那个臭屁家伙说的除了查克拉一无是处呢,那家伙只是嫉妒我查克拉比他多罢了,想起这里,鸣人不由嘿嘿笑了起来,当然,他忘了想通这句话的可不是他,而是他的好友,智商200以上的鹿丸。

出乎鸣人的意料,本以为他会是第一个到的,结果当他到时,却奇迹般看见了万年迟到的卡卡西老师。

“诶!!太奇怪了吧!卡卡西老师竟然这么早就来了!”鸣人不敢置信的说,“你该不会是带土叔叔变得吧!就算是好朋友,也不能这么惯着老师啊!”

听见老师的好儿子对自己的诽谤,旗木卡卡西嘴角抽搐,呵呵道,“真是抱歉啊,我可不是带土啊,让你失望了。”要不是为了躲避那对老夫老妻没事干给他相亲,你们以为我会这么早来吗?

一旁靠着树一脸冷淡,身姿潇洒的佐助冷哼一声,嘲讽道,“连用没用变身术都分不清吗?果然是吊车尾的。”当然,酷炫的宇智波天才绝口不提要不是知道自己小叔叔和琳阿姨出长期任务去了,他也会以为是小叔叔变得,谁让小叔叔曾经干过这种事呢?

“佐助!!你才是吊车尾!想打架吗我说!”

每次碰上就必然会爆发的小孩子争吵今天也依然在继续,而冷眼旁观的卡卡西老师干脆掏出三忍之一自来也大人最近热销的《亲热天堂⑦:人妻的迷惘》,毫不在意当着未成年人看这种限制级小说是否合理。

被完美无视的春野樱无语的看着这三个让人无力吐槽的家伙,捂着脸转过身,假装自己并不认识这三个家伙。

吵吵闹闹间,第七班开始了D级任务的一天。

春野樱拿出任务清单,念出第一个D级任务,为出任务的上忍一家照看孩子。

“开什么玩笑?每天都是这些低级任务,就不能有一些有趣的任务吗?”漩涡鸣人大吼大叫,觉得自己作为未来的五代火影,怎么能做这些低级任务呢?

难得的是,宇智波佐助也十分赞成,开玩笑,一直这样,他什么时候可以痛揍那个混蛋哥哥?

“好啦,现在和平年代,哪有让下忍做高级任务的道理,别抱怨了,今天任务多着呢。”不良老师依旧悠闲地看着限制级小说,敷衍地道。

时间就在三人照顾小孩中一点点流逝,等小樱手忙脚乱地给小女孩冲好奶粉,佐助鸣人也帮小孩换好了尿布,喝完了奶粉后小女孩就甜甜地睡着了。

此时,满头大汗的鸣人终于松了口气,按理来说,这种事他们也做了不少,今天却尤其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给小孩换尿布时对方一直哭闹,就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弄的两人头都大了一圈。

看着熟睡的女孩,三人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门口的卡卡西老师收起了限制级小说,正在跟一名黑发漂亮女忍交谈。

看见对方时,春野樱眼睛一亮,高兴道,“红老师,你终于回来了!”

猿飞红轻声笑道,“肯定累坏了吧,未来是有点调皮。”

“额,还好啦,小未来很可爱的说,就是一直在哭闹,红老师你还是去看看吧。”鸣人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

红沉思一会,有点奇怪,“未来很少哭闹,只有看见恐怖的东西才会哭闹,或者是想我了,估计是我离开太久了吧。”

“你去好好看着你的乖女儿吧,我们去下一个任务了。”卡卡西又拿出不良小说,悠悠道。

“也好,这次麻烦你们了,真是些好孩子。”红温柔道,充满母性光辉笑容让三个下忍莫名脸红。

走去猿飞家时,鸣人模糊间似乎听见了一阵笑声,还有一声冷哼,是非常熟悉的声音。他回头张望,但是什么都没有,他奇怪地摸摸头,在佐助叫吊车尾时跑过去并又开始日常吵架。

********************

时间过的很快,抓抓猫,除除草,清理河流,在完成一堆D级任务后开始日常的锻炼,途中还偶然遇见同样在锻炼的第三班,当凯老师准备跟卡卡西老师决斗时,除去同样热血的李,理智的日向宁次和天天赶紧一人拉一个,快速远离了第七班。而他们继续爬树踩水,很快黄昏便就要来临。
除了不知道为什么,鸣人总是感觉有人在身后看着他,还有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但每次他回头探查时,却又什么都没有,最终还是归究于自己神经敏感。

今天的任务已经结束,卡卡西老师早就回去了,而小樱也在刚刚锻炼完后跟他们告别,只留下两个人在训练场赌气般加练。

此时,刚刚爬完树的两人都十分疲倦地躺在树下,就在鸣人闭着眼模模糊糊就要睡着时,佐助突然开口,冷冰冰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特别响亮,“喂,吊车尾,你今天一直在看什么?”

鸣人努力睁着眼睛,思索着佐助说了什么,突然间,他又听见了一阵笑声,他一激灵,清醒了过来,来不及反驳对方自己不是吊车尾,张嘴就急忙说,“就是啊就是,我总是听见有声音的说!好像是有人在笑,但是根本找不到有人在笑的说。”

鸣人终于说出今天一天的疑惑,然而对方却突然没了声音,他不由不满的囔囔,“喂,佐助,你怎么没反应啊!”

他猛的坐了起来,正好对上佐助望过来的视线,对方看着他的腰间,迟疑地问,“吊车尾的,今早你炫耀那个巫女送你的礼物时,那个挂坠会发光吗?”

他听见佐助莫名其妙的问题,搞不懂的望向腰间,惊悚的发现那个挂坠正在发出一闪一闪的金光,他连忙想把它取下来,但无论怎么用力都取不下来,即使让佐助来一起取,也无济于事。

他们坐在草地上,两两对望,都没有办法。

但奇怪的是,那挂坠除了发光也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所以两人最后放弃了,觉得应该也没有什么事,毕竟是紫苑送的,当初鸣人父亲救下了紫苑的妈妈,跟队的是第七班以及第十班,那时鸣人跟紫苑关系比较好,也是离开时对方说生日会送他礼物,估计紫苑也不会害鸣人。

“对了,佐助,等会来我家吃饭吧!”鸣人侧过身,蔚蓝的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对面的佐助,灿金的头发在黄昏下染上一丝丹红,看起来漂亮异常。

佐助脸上升起可疑的红色,别过头,闷声道,“知道了,等我回家拿点东西就去。”

大大咧咧的鸣人可没有发现佐助疑似害羞的神情,他高兴的点点头,好不吝啬地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微笑,“那就说好了!”

佐助收拾好东西就先走了,只留下鸣人依然靠坐在树旁,此时已是黄昏逢魔时刻,正是紫苑所说会发生奇妙事情的时间。

“但是,没有什么发生啊,紫苑不会骗了我吧我说。”鸣人摸摸头,依旧不死心地扯着腰间仿佛固定了的挂坠。

“叮铃铃,叮铃铃。”

不知从何处传来铃铛做响的声音,鸣人警觉地站了起来,瞪圆一双大眼睛,右手紧握着苦无,左手时刻准备结印。

“你十二岁时比不上他吧,吊车尾。”同样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响起,不知不觉中,仿佛有着看不见的东西包裹了这一片草地,白色的雾气弥散开来,那声音慢慢回荡在这一片天地,微妙地营造了恐怖的气氛。

鸣人吞了口口水,身体紧绷,戒备着有可能从任何一个方面出现的敌人。

“什么嘛,前提都不一样,怎么能比较呢的说?”另一个声音加了进来,似乎不满的反驳刚刚的声音。

这个声音…,是今天一直听见的那两个声音,他紧了紧拳头,觉得这飘渺的声音有点像是某种没有脚的东西,他不由开始想念已经离开的佐助。

他又咽了口口水,这两个声音真的特别熟悉,是那种天天都可以听见的声音……。

突然,他灵光一闪,惊声道:“佐助?”

“看吧,你输了,他先听出的是我的声音。”那个冰冷磁性的嗓音微带愉悦地说,伴随着的是另一个声音的哀嚎,“怎么会?明明是我自己的声音,怎么会听不出来?”

白雾仿佛在消失,从对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两个人影渐渐露出身形。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俊朗男人,半长的黑发垂落肩头,微长的斜刘海遮住了左眼,露出的右眼是正在缓慢旋转的三勾玉写轮眼。。

鸣人呆愣在原地,手中的苦无掉在地下,愣愣地说,“佐助……?还有……火影?”

那个长的很佐助很像的男人旁边,是一个穿着御神袍,戴着火影帽的男子,他有着和他一样的蔚蓝双眼,和他一样的灿金头发,还有那有点可笑的六根胡须,以及那和他父亲四代目火影十分相似的灿烂笑容。

“真的吗?真的吗?我成为了火影?七代目火影?那么我结婚了吗?是跟小樱结婚的吗?…………”小鸣人喋喋不休,对上似乎是他和佐助未来的两人,好奇心不断膨胀,未来是一个美好的词汇,谁不会好奇自己的未来呢?

似乎是佐助未来版的男人微微一笑,俊美异常的面容和低沉磁性的嗓音莫名让小鸣人心跳有点加速,“你确实成为了火影,伟大的七代目火影,至于你结没结婚,你问你自己吧。”

穿着御神袍的七代目火影默默哽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什么?说他跟这家伙?呵呵,他傻了才会说。他摩挲着火影帽,眼珠一转,“这个啊,我当然没有结婚,毕竟火影很忙的说,你看看,我们爸爸,是不是很忙?哪有时间结婚?”

小鸣人仔细一想,确实,爸爸有时候很忙,但是不对啊。“爸爸再忙还不是娶了妈妈?而且每天都回家吃饭的我说。”

被自己质疑的漩涡鸣人喉头一梗,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在,虽然喜欢看他笑话,但是关键时刻十分可靠的宇智波佐助还是接过话题,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你想知道鹿丸后来跟谁结婚了吗?还有丁次他们。”

天真的小鸣人当然敌不过老奸巨滑的成人版佐助,他高高兴兴地跟对方讨论起小伙伴们的未来伴侣,完全遗忘了之前的话题。

一旁的漩涡鸣人面色柔和地看着这一大一小和谐地交流,内心深处温暖的潮流在翻滚。今天他真的很高兴,再一次看见那些记忆中的人,看见那些熟悉的面孔。
他和佐助与这个世界的他们是相通又不同的个体,他们或许不会有他们那么强大的力量,但他们有着和平的世界,有着美好的未知的未来。

他抬起头,右手按住影帽,微风徐徐吹过,拂过他的脸颊。

一旁的两人还在愉快地交流,稚嫩和成熟的声音交汇,这跨过时空的见面,和谐的不可思议。

********************

鸣人蹦蹦跳跳地回到家时,脸上挂满微笑,他觉得,这真是一个十分美丽的生日礼物,他想,下次去鬼之国,一定要好好感谢紫苑。

打开家门,迎面而来的是父母温暖的微笑,以及轻柔的祝福,“生日快乐,鸣人。”

他看见,伊鲁卡老师,卡卡西老师,好色仙人,小樱,鹿丸,丁次,井野,日向宁次,日向雏田,天天…………,还有,离他最近的,他最好的朋友,宇智波佐助。

对方拿着一个盒子,别扭地递给他,小声的说,“生日快乐。”

他看着对方脸上的红晕,不其然想起那个俊美的成年版佐助和未来的自己的相处模式,莫名感觉似乎明白了什么,然而那感觉太过模糊,尚且年幼的他读不懂那两个人眼神间传递的情絮。

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大声说,“谢谢!”

一些小片段。

在漩涡鸣人莫名伤感地望着天空时,小鸣人偷偷凑到成年版佐助的面前,有点不好意思地轻声问,“那个,我跟佐助,以后也一直是好朋友吗?”

宇智波佐助微愣,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他跟你的佐助不一样?说他被灭族,说他叛村,说他加入晓,说他与鸣人决斗?但是,他们是不一样的,在看见那个佐助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

他笑了,非常高兴地笑了,是小鸣人从未看见过的灿烂笑容,是七代目火影见过许多次的笑容。

“当然,是非常好的朋友,最好的一辈子的朋友。”他这样跟小鸣人说,语调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小佐助为鸣人庆生完后回到家,发现宇智波鼬回到了家,他面无表情地走过对方面前,一点都不想搭理这个混蛋哥哥。他径直回到自己房间,坐在自己的床上,觉得今天的鸣人实在有点奇怪,是他说不出来的奇怪。

他撩开衣襟,露出一个和鸣人款式相同,除了不是金色而是黑色以外完全一样的挂坠。他拨弄着黑色的挂坠,沉默地想着今天鸣人的失常,直到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呦,佐助,晚上好啊。”那个声音,是他每天都会听到,每天都会想起的人。

“鸣人?”他迟疑地说,因为那在月光下格外显眼的御神袍,还有他旁边穿着黑色风衣面色冷漠的男人,尤其是那个圆圈般的奇特左眼。

鸣人没有跟佐助说他看见了未来的他们的事,这是成年版佐助说的,虽然不懂为什么,但是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所以他一点都没有提。

佐助也没有跟鸣人说他看见了未来的他们的事,并不是谁要求他,只不过是无法开口,那段时间,他甚至无法直视鸣人,因为每次看见鸣人,他都会想起那个未来的他是怎样看着那个成年版的鸣人的,独占,欲望,执念。

他在里面看见了四个字,绝不放手。

这次难得的机会是他们用难得的假期去鬼之国得到的,鸣人带佐助去拜访了紫苑,后来佐助和紫苑两人独自聊了一会,结束后紫苑一脸的无语,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佐助,离开后鸣人好奇地问过佐助,但佐助笑而不语。

通过紫苑给的符咒,他们来到那个美好的世界,看见那些记忆中的人们,还有年幼的他们。

“我说你何必呢?还要特意恐吓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漩涡鸣人特别不明白,你说用九勾玉轮回眼吓一个小孩子有意思吗?而且还是过去的自己。

“我喜欢,吊车尾的,走了。”他微微勾起嘴角,依旧用最容易引爆对方的称呼。

果不其然,那个依旧单纯的家伙很快就被转移了话题,就像那个十二岁的孩子。真是一点没变,他温柔地凝视对方,看的粗神经的鸣人都红了脸。

他慢慢凑了过去,直到呼吸交缠,唇齿相依,极尽了温柔。

他们是世界上最般配的恋人,会一直在一起,永远永远地在一起。

PS:十月十日,是我的男神漩涡鸣人的生日,我想大声说,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一辈子快乐,希望你跟佐助能够幸福。

这是今天突然想起写的生贺,不完美,全是废话,OOC到飞起,小学生文笔,错字存在。
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能够包容这个故事。

这是另一个完美的火影世界,我想要让佐鸣看看这样的世界。

我萌的cp实在太可爱。

评论(6)

热度(15)